當愛情紮了根

南溪陸見深

結婚兩周年,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。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問他:“非離不可嗎?若是我說,我們有了寶寶呢?。他眉眼冷淡:“南溪,我一向有做措施,就算真有意外,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。”他大婚那日,寶寶早產,車禍染了一地的紅,南溪躺在血泊裏,拚命護著肚子:“求求你們,救孩子!”後來聽說,陸見深拋下新娘,抱著前妻冷透的身子,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。陸見深瘋了,直到那日,她牽著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。

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

劍南村

一覺醒來,穿越古代,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。囂張跋扈的奴才,陰險毒辣的妃子,冷漠無情的帝王……楚嬴劍走偏鋒,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,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。什麼?封地太窮,行將崩潰?什麼?武備廢弛,無力抵擋北方賊寇?什麼?朝廷不予援助,百姓要舉家南逃?危機環伺,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,然而……

司少引妻複婚江瞳司穆寒

一葉煙雨

江瞳結婚兩年,司穆寒都不屑碰她一下,還敢帶她的仇人登堂入室。最後,江瞳被他親手推向了死亡深淵。四年後江瞳攜子歸國,司穆寒卻一改前非,步步為營誘她複婚,可她身邊圍繞著一眾帥哥。她再次麵對狗男人:“我從來不罵人,我教訓的,都是畜生。”她再次麵對綠茶:“你也真長得一副畜生臉,別人都不用去動物園了,光看你就行。”最後,司穆寒隻能拿出殺手鐧,“老婆,

冷家嬌妻是大佬

喬以沫冷倦

喬家大小姐被認錯在農村養了十八年,突然回S市,人人都笑這位大小姐空有一副好皮囊,實則低素質,沒文化,一無是處。於是,某神秘醫學院的院長怒了,“誰說我們的繼承人一無是處?”天才賽車手發文,“沫姐,找個時間…

穿越肥妻闖八零

鳳芒

朱茯苓穿越了!變成八零年代已婚婦女,又肥又窮還給老公戴綠帽!她果斷減肥,做生意掙大錢,順道虐虐渣,鬥鬥極品,日子過得紅火又精彩!本來對她不理不睬的老公不樂意了,看到她拿出來的離婚書,氣得把她逮回屋裏壓倒,“嫁給我,這輩子就是我的人了。”朱茯苓:“誰是你的人?想得美!”某男人眉梢微挑,將她禁錮在懷裏,“老婆,今生今世,你休想逃。”朱茯苓:“……”說好的高冷酷哥呢,怎麼變成了黏人忠犬?